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女性养生 身体
·当前位置:主页 > 黑龙江视窗 > 商业 > 正文

揭秘快播“行业公敌”养成记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06-21 20:37

  任由快播在盗版与色情两股力量的助推下登上了中国视频播放软件的最高峰,正能说有意为之的成分占据了大半。

  

 

  依旧有人在为快播之死寻找一个可以迁怒的对象:谁举报了快播,谁俨然就是全民公敌。

  年初,因为涉嫌举报快播涉黄,乐视老大贾跃亭微博和乐视官微被一众宅男围剿的场景还犹在眼前。

  6月21日,快播诉深圳市市监局二审在广州开庭,这次,腾讯以第三人身份出现在庭审现场。步乐视后尘,实为受害方的腾讯眼见又要背锅了。

  那么第一个问题来了,为什么要举报快播?乐视和腾讯到底撒谎了没有?

  没错,乐视和腾讯都举报过快播,但举报事由均是快播盗版侵权。请注意,这跟年初快播涉黄案完全八杆子打不着边,不属于一档子事。

  (插一句题外话,在快播被查的整个事件中,外界对于“涉黄”的关注度一直高于侵权问题。也正是披着因涉黄被查的外衣,快播更为严重的盗版问题被非行业人士所忽略。)

  其中,乐视网在2012年共取证了快播500余部侵权作品,就快播侵犯《潜伏》等十部作品网络进行投诉。

  2013年12月27日,国家版权局就快播侵犯乐视网信息网络传播权一事作出行政处罚,同时作出责令整改通知,要求快播及时删除涉嫌侵犯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侵权作品和链接,并于2014年2月15日前完成整改;

  而腾讯则分别于2014年的1月2日、1月26日、2月17日三次通过公函的形式向快播发出停止侵权的诉求,但一直未能奏效。

  2014年3月17日腾讯又向深圳市市场监管局进行投诉,快播公司未经许可,通过快播移动端向公众传播《北京爱情故事》、《辣妈正传》等24部作品。

  此24部作品采购价格高达4.3亿元,快播因此非法获利8671.6万元,罚金是非法获利金额的三倍,因此便有了著名点2.6亿天价罚单的出炉。

  需要提醒的是,在版权问题上,跟快播“干过架”的可远不止乐视和腾讯两家。

  把目光拉回2013年。优酷土豆集团、搜狐、腾讯、乐视、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MPA)、美国电影协会(MPAA)、日本内容产品流通海外促进机构(CODA)、万达影业、光线等多家公司联合发布“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宣言”,表示将联合快播等日益严重的网络视频盗版和盗链行为,并宣布已向法院起诉快播。

  以至于当时有视频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一度直言:“快播是行业公敌,打击快播有利于整个行业。”

  Ok,轮到第二个问题了,快播为什么会成为人人得以驱之的“行业公敌”?

  很多人可能对当年视频网站烧钱购买版权会记忆犹新。在2008年最后一批风投到位之后,视频行业掀起了正版化的风潮。为了争夺用户,视频企业纷纷开始投入重金购买版权,在激烈竞争下,影视剧的版权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个别独家版权的价格更是“高的离谱”。

  在当时国内视频行业的成本支出中,版权投入占到了三分之一,带宽和服务器资源投入占到另外三分之一,其余才是人员场地支出。

  当时无论三分天下的优酷土豆和爱奇艺、腾讯,还是一直在挖掘细分领域的搜狐、乐视,在那场长达五年的版权大战耗费巨额代价,均迟迟未能获得盈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成立于2007年的快播早早就实现年收入过3亿元。这其中,盗版业务在其用户增长、获取收入方面可谓功不可没。

  简单的说,在技术实现中,快播通过定向链接、嵌套式链接实现“别人家”影视剧播放,就省去了自己承担版权的投入;而在链接过程中,页面不经跳转,又相当于让其他视频网站承担了带宽和服务资源的成本。

  快播当时的盗版到了怎样一个丧心病狂的地步?一组数字可以说明问题:

  北京市版权局在跟踪快播盗版调查时候曾做过一个统计,发现截至2012年6月,快播播放器被下载了7.5亿次,用户数达5000万,累计用户更是超过了2亿。

  而截止到2013年3月,在快播播放器中可以播放的视频作品有11万部,除去重复的部分,精确计算大约有5万至6万部不同的作品,其中基本上都是未经授权的。

  当时仅经过乐视网、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美国电影协会认证快播的侵权作品,就有1521部。

  如果对于这种赤裸裸的侵权事件,还能用“用刀杀人怪菜刀公司”这样的俏皮话来做推脱的话,法律首先会不答应。

  所以,与其说是某一家要举报快播,不如说是所有支持版权保护的视频公司,是整个行业举报了快播。纵容快播就是在伤害整个视频行业。

  

 

  最后一个问题来了:究竟谁杀死了快播,该为快播之死负责?

  因在涉黄方面的有恃无恐,国家有关执法部门早早就已经注意到了快播。

  早在2013年底,北京市公安和版权部门在执法检查中就查扣了快播的4台服务器,并处以25万元罚款。

  而当时的政治背景是,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等部门决定,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

  2014年4月,快播显然是遭遇到了严厉的警示,慌乱中发布了关于关闭QVOD服务器、清理低俗内容与涉及盗版内容的公告,但这份公告来的太迟了,针对快播淫秽内容的调查已然启动。

  2014年4月22日,根据“群众举报”,快播公司涉嫌传播淫秽信息被查。

  而在盗版这一头,从2012年开始,行业内针对快播侵权的各种投诉就一直不断,2014年发生的著名的2.6亿天价罚款只是快播屡犯不改的必然结果而已。

  在2015年3月的全国打击侵权假冒电视电话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全国打击侵权假冒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汪洋更是针对此事一度做出如下金句点评:

  “深圳查处的快播侵权案,开出罚单2.6亿,是全国查处侵权假冒处罚之最,真正做到了让违法分子倾家荡产。”

  快播并非不知道自己的原罪在哪里。作为快播掌门人,王欣应该比谁都清楚快播数以亿计的用户是从何而来的,也不可能不了解快播令人心照不宣的品牌印象。确实,快播本身确实并不生产违法内容,但任由快播在盗版与色情两股力量的助推下登上了中国视频播放软件的最高峰,正能说有意为之的成分占据了大半。

  在快播发展至巅峰的时候,王欣曾也坦承,快播只有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继续新的技术创新,才能长久活下去。他说:“前期盗版内容帮助快播实现了快步迅速发展,但时代变了,丛林法则也变了,快播必须在规则下生存。”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 《铠甲勇士捕王》热映 口
  • 《铠甲勇士捕王》上映
  • 外型时尚偏运动 G哥解读骏
  • 均衡全面的操控之道 G哥深
广告
广告
广告